Sakihana

日常微博ID:emilydate_葉月琴海。日常blog:usamishinobu.lofter.com

【怜渚】芝桜 Chapter 9

1919年12月的苏波战争在第二年1920年7月以双方签订《里加条约》而结束。令人意外的是刚成立不久的波留米共和国竟在军事力量上战胜了不可一世的苏露,硬是将苏露逼回谈判桌上。然而就是这份条约19年后苏露和德佐分割波留米埋下了伏笔。

1938年夏天,波留米驻羽里外交大臣竜ヶ崎雅史家中。

“真的决定了吗?”

听见雅史推开门走进自己的房间,怜赶紧将手中的蝴蝶挂件塞进随身背包里。

“嗯是的爸爸。”
“那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记住一旦那边发生任何危险,你要立刻回羽里。”雅史看了看放在地上的行李箱,见儿子心意已决,也就不再阻止。
“谢谢爸爸。”
“你现在虽然拿着羽里的护照,但你还是波留米的孩子,所以爸爸也希望你能好好地为波留米做贡献,毕竟这个国家经历了太多的伤痛,需要慢慢恢复。”
“我记住了。”
“明天一早出发,到了火车站后会有我的同事接你去华沙的住处。”
“谢谢爸爸。”

看着儿子继续整理行李的背影,雅史默默地离开了怜的房间。去年幸子因为肺结核过世,怜打算带一部分幸子的骨灰回到他们的家乡,也和自己说想留在波留米为了这个国家做点什么,但雅史并不觉得怜的理由这么简单,仿佛更像是迫不及待地要离开羽里,大学博士毕业后放弃原本可以进入羽里国防部成为一名国防部武器研究院导师的待遇,反而突然申请去华沙国立大学当化学老师并提出进入大学火箭研究科室,这让雅史始料未及,可儿子坚定的态度,最终让雅史放弃劝说怜留在羽里的念头。

19年后再次踏上波留米的土地,站在波留米中央火车站站台上,些许熟悉的暑意将自己又拉回到19年前的那场遇见。怜握了握放在马甲口袋里的挂件,走向车站出口。简单的安顿之后,怜脱下马甲并把挂件放在裤子口袋里,穿着短袖衬衫带上母亲的骨灰立刻跑出别墅来到主街上喊了一辆马车,径直奔向心心念念的地方——岩鳶。

终于赶在太阳西下之前抵达岩鳶小镇,一路上怜无暇顾及优美的风景,甚至可以说非常忐忑,这么多年过去了,怜不确定当年的小男孩是否还住在这里,更担心可能因为战争万一…再加上怜也不太记得那家花店的具体位置,只记得是在海岸边不远处,具体的地址在当年回到羽里后在一次大扫除中遗失了。所以在各种不确定的情况下感性地贸然行事,这一点真不像是怜一贯坚持理性思考问题的作风。

走进岩鳶小镇,怜感觉到与曾经不同的地方,这里的建筑很多看上去是比较新的,还在试图寻找与过往还有哪些不同之处时,小镇上开始热闹了起来,街道两边的小摊上摆放着各种美食,身穿浴衣手里拿着苹果糖的小孩们穿梭在人群中嬉闹,走到小镇尽头就是浦富海岸边,那里已经有好些小镇役所的工作人员在准备夜晚需要燃放的烟花,这时几个调皮的小男孩从怜身边穿过。

“快来看,我拿到了什么!”一个小男孩高高举起手里拿着的东西像是在和自己的小伙伴炫耀。
“啊是芝桜!你在哪里找到的?”另一个小男孩第一个认出了那是什么。
“我刚才在游泳馆那里遇见了大哥哥,大哥哥给的。”
“真幸运,我也想要。”

芝桜、游泳馆、大哥哥,难道?这些词让怜很快联想到了那个人,赶紧走到小男孩们的身边蹲下身,“不好意思,我想请问,你手里的花是芝桜对吗?”

“是啊。”小男孩一脸肯定。
“你提到是在有一位大哥哥给你的?”
“对,他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大哥哥。”
“最好的?”
“嗯嗯,他种的芝桜是最好看最漂亮的!我妈妈说了,芝桜价格很贵的,但大哥哥有时候见我们喜欢就会送我们一些。”
“那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也许是因为战争,这里的小孩们比起羽里的同龄人多了一份警惕。怜耐心地放下手中的盒子将裤子口袋里的挂件拿了出来。一拿出来,刚才还一脸警觉的小男孩马上惊叫了起来。

“是蝴蝶挂件!游泳馆里有一模一样的!你怎么会有?”
“19年前,我来过这里,有一位和你们差不多年龄的男孩为我挑选的,我选了一个企鹅挂件给他。我今天来这里想找到他,但我不确定他是否还在岩鳶。”
“原来是这样啊。那怎么办呀?”
“我记得他家里好像也会种一些花,所以听见你们说种花的大哥哥,就想来问问你们,吓到你们实在是我的失礼。”
“你的朋友也是种花的?”
“嗯,而且还是他告诉我你手里现在拿着的花是叫做芝桜。”
“我们这里能种芝桜的好像只有大哥哥了,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能拜托你们带我去找他吗?”
“看你也不像是坏人,那好,我们带你去。”
“非常感谢。”

跟着男孩们的脚步离开海岸边走向小镇另一侧幽静的住宅街区里,有一家一层楼独栋住宅花店,可能是因为过了营业时间,院子外铁质门上挂着闭店的牌子,但这里好像哪里不太对?怜印象里是一幢两层楼的房子,一楼是花店二楼是他和他父亲的房间,可这花店只有一层。正当怜怀疑的时候,小男孩们用牌子敲了敲铁门,“大哥哥,大哥哥在吗?”

不一会儿,房门被打开了,走出来一个年轻男子,小男孩们看见他后更是拼命地喊叫“大哥哥,有个人想找你!”那位男子看向院子外站着的人,除了熟悉认识的小男孩们,他又看向了怜。先是疑惑再是努力眨了眨眼睛最后他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铁门外,怜没有错过他眼中的一丝一毫,面对自己的那个人和过去一样拥有一头黄色头发,虽然人长高了一些,不过对于同龄的怜来说他依旧显得清瘦矮小一些。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一边小声对自己说一边慢慢走向铁门,他的眼睛没有再从怜身上离开过。
“大哥哥,他说他来这里要找一位种芝桜的人,还说当年他手上的挂件就是这个人选的。”小男孩让怜把挂件拿出来递给他看。
“蝴蝶…”他的视线不再看向怜,他从脖子上拿出一个看似项链的东西,原来是一个企鹅挂件。
“企鹅挂件!大哥哥,你也是在游泳馆买的吗!”
“嗯”他点了点头,随即又看向了怜。
“所以你要找的人就是大哥哥吗?”小男孩抬头问道。
“是的,很感谢你们。”怜低下身对小男孩们表示了感谢,小男孩们像是完成了一个任务一样非常开心地向怜和他挥了挥手后往小镇中去了。

“怜ちゃん…吗?”
“是我。”



铁门被打开了,一个身子扑向了怜,怜吓得差点没拿稳手中的盒子。那个人紧紧搂住怜的脖子,怜用仅有的左手稍稍环住了那人的腰。

“怜ちゃん!”
“是我。”
“真的是你吗?”
“渚くん。”

怜感觉从到衬衫衣领上传来了些许热度,他轻轻摸了摸渚的头发,试图让他平静下来。片刻后,渚胡乱擦了擦眼泪从怜的怀中离开,“我们先进屋吧。”渚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说道。

跟着渚走进院子,怜看见种植了许多紫色的芝桜,和小时候渚送给自己的一样,“请进。”渚让怜先进屋后关上了门。屋子虽然不大,但看得出主人打理地很好,墙上贴了很多可爱的干花瓣装饰还有画像,只是其中一幅画像是葉月先生。坐在客厅沙发上,渚为怜递上一杯冰水,正好缓解了暑气。还没等怜喝完,渚就像连珠炮似地发问,惹得怜都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问题,就差没有被水呛住了。

“渚くん,别急慢慢问。我都不知道应该先回答你哪一个了。”
“你先回答我为什么一声不吭就消失了!”
“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那天晚上回到华沙,半夜我还在睡觉的时候就被爸妈喊醒说要立刻回羽里。根本没有时间来找渚くん。”
“第二个问题,那你为什么到羽里后不写信给我告诉我原因呢?”
“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回到羽里后不久,羽里政府也预感到波留米和苏露之间可能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所以我们除了必要的公务文件书信,没有办法寄私人信件回来,甚至在战争爆发后在羽里的波留米外交官及他们的家属也都被监视起来了。”
“那既然这样,第三个问题就是战争结束后,你为什么还是不写信给我呢?”
“要听实话吗?”

“当然!”
“我不知道你们还是否活着。”
“怜ちゃん…”

说到这里,渚一下子没了刚才质问怜的语气,反而垂下了肩膀,怜伸出手握了握渚的肩膀说到,“好几次我都想写信给你,可是我年龄太小,一直不敢写,也不敢寄,生怕被退信说无人接收,更无法承受小伙伴离开的消息。后来由于搬家,在大扫除的时候你当年写给妈妈地址的那张纸也遗失了。妈妈去年走了,我想把妈妈一部分的骨灰葬在她的家乡,也终于鼓起勇气想试着来找你,无论什么结果我都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所以,渚くん,能换我问你一个问题吗?”

这么多年,你过得怎么样?

不是出于同情的问句、不是出于施舍的问句,而是由你来选择你想告诉我的。渚没有马上回答,却留给怜一个苦涩的微笑。

至少,我还活着。

“嘣!叭!”从海岸那边传来了烟花燃放的声音,绚丽的烟花点亮了夏日星空,听见了人群欢呼声、也听见了屋内长长的叹息声。怜没有多问,只是静静地陪在渚的身旁。

“对了,怜ちゃん今晚住哪里?晚上还会有马车吗?”
“没关系,我住在小镇的旅馆里就好,明天把妈妈的骨灰埋葬好后,我再回华沙。”
“回华沙?不回羽里了吗?”
“嗯,我决定留在波留米,我下星期开始会在华沙国立大学工作,也会住在华沙,你有没有觉得我波留米语比以前好很多了?我可是很努力学习的。”
“哼,我听起来一般般吧,还需要再学习。”
“不会吧!!我可是跟着我爸爸妈妈还有波留米语老师学了好久的!”
“我说不好就是不好!”
“好好好,渚くん说什么都对!”
“这还差不多。”
“时间也不早了,我得走了。”
“怜ちゃん今晚就住下吧,我这里不大,但多你一个人还是有地方的。”
“哎?”
“你就住吧,我睡床,你睡地板,哈哈哈。”

改变了话题让两人都慢慢地从压抑中放松了下来,怜打算今晚住下后,渚看上去很开心,准备了和食晚饭还让怜先去泡澡。距离上一次准备2个人的晚饭已经过去了多久,渚不想记起来。

烟花大会后小镇又恢复了夜晚的宁静,看着躺在床上背对自己的渚,怜很清楚渚没有睡着,于是怜坐起身,缓缓说出那句晚饭前就一直想说的话。

和我一起去华沙吧,くん。

没有反应,怜又重复了一遍,“一起去华沙吧。”第二遍时,渚翻了个身坐在床沿边望着怜反问道。

“为什么?”
“因为…因为你做的菜很好吃。”
“什么?!就因为这个?你当我是保姆吗?”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你做的菜很好吃,能不能教我,还有很多生活上的事情我都不懂,但你在岩鳶,我没法天天来向你请教。”
“那还是把我当做管家仆人了呀。”
“没有,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
“噗嗤。”

怜一向做事有条不紊,却不想在渚面前怎么都无法保持冷静,慌乱无章连解释都解释不清楚,哎…要是被羽里的同学朋友们看见的话,他们保准不会相信这是怜本尊。

“渚くん,我真正想说的是,我想陪在你身边。”
“那为什么不是你来岩鳶,非要我去华沙呢?我这里还有花店呢。”
“对不起…我没有想到那么多。”
“哈哈,逗你呢。我知道在华沙有很重要的事情等着怜ちゃん去做,但是这里有我的花店,我需要打理一下才可以,所以明天下午再走可以吗?”
“渚くん!这算是答应了对吗!”
“哼,就你那奇怪的波留米语发音,要是没有我在你身边指导你,看你怎么教你的学生们。”
“没问题,我帮你一起收拾!”

因为他知道以他的性格不希望别人同情他,所以他竭力避开一切会伤害到他的用词。
因为他知道以他的性格不会感受到他对他的感情,所以他努力掩盖听到他邀请自己一起去华沙时的激动。

第二日早上,和怜一起亲手埋下幸子的骨灰后,渚在墓牌边放上一朵紫色芝桜。

“谢谢您幸子さん,让我能再见到怜ちゃん。”

坐在前往华沙的马车上,渚把这些年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怜,岩鳶被轰炸、父亲在轰炸中去世、小伙伴们都去了华沙当兵至今了无音讯。怜温柔地将渚揽入怀中,靠在怜的肩膀上,渚第一次感受到了不同于亲情给予的安心。

1938年7月怜和渚在岩鳶再次相遇,但距离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TBC--------------------------------------

Happy Birthday Cap!Stucky Forever!(纽约时间还是7/4)o(≧v≦)o

【盾冬】You

他被洗脑忘却过去的一切,却又被强行输入新的信息。
他被酷刑折磨得奄奄一息,却又被强行注射试验药物。

原来的他被世人所淡忘,却又被一人念念不忘。
如今的他被世人所追杀,却又被一人拼死守护。

在受刑椅上,他依稀记起那模糊的身影。
在长廊桥上,他回忆起过去的点点滴滴。


“Bucky”
“Steve”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至死不渝。

【怜渚】芝桜 Chapter 8

秋末冬初,雅史异常忙碌,不停地奔波于羽里各处,即使夜晚回到家,也会在书房工作至午夜。眼见丈夫每日紧锁的眉头,幸子预感到了事态的严重。即将在羽里召开由协约国最高委员会主持的羽里和会,将决定波留米和苏露的边境问题。

但在夏天的时候,雅史就被告知倘若最高委员会不同意将波留米与苏露的边境恢复至1772年前也就是在被苏露瓜分33%领土之前那样的话,波留米不排除动用武力来迫使苏露同意。这对于刚从战争中得到和平喘息的波留米平民百姓来说,无疑又将是一场浩劫。可雅史也明白,不仅苏露不会接受这样的决定,羽里的外交官甚至是德佐的外交官也不会同意。这使得雅史极为头疼,如何才能做到既可以避免战争又能让波留米得到自己想要的,这个答案恐怕是不存在的。

1919年12月8日,羽里和会上通过决议,承认了波留米共和国,也在苏波之间划下了边境分界线,波留米政府当场反对,并要求按照1772年前的边界线划分,另一边苏露更是强硬地拒绝了波留米提出的要求。谈判无法做到的事情只能用武力来说话了。乘着德佐在一战中的战败、苏露新政府刚上台军心不稳之时,波留米对苏露发动了战争。雅史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还是发生了。

“妈妈,今天晚上我想吃酸奶饺子好吗?”刚从学校放学回到家,怜就嚷嚷着肚子饿想吃晚饭了,自从暑假去了一次波留米后,怜不仅爱上了波留米的食物更是努力学习波留米语,在幸子看来,这或许都是渚的功劳吧。

“插播新闻:今日波留米当地时间傍晚18点30分,波留米正式对苏露宣战。重复:波留米正式对苏露宣战。”

消息从收音机里传来,幸子放下了汤勺走出厨房、怜没有说话慢慢地走向摆放收音机的桌子。“妈妈,宣战是什么意思?”怜不是不明白意思,他只是想得到妈妈的确认,确认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幸子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蹲下身轻轻地将怜揽入怀中,吻了吻怜的脸颊,“怜,我们吃饭吧。”

“可是妈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怜,不要去听了,我们吃饭。”
“不要,告诉我嘛,妈妈。”
“…”

已经站起来准备重新回厨房的幸子再一次蹲下身,看着稚嫩的脸庞,幸子叹了口气,“波留米打仗了。”
“会有人死吗?”
“会。”
“渚くん会死吗?”
“…”
“告诉我,妈妈!渚くん会死吗?!”
“不知道。”
“妈妈,我要去找渚くん,我要把他带到羽里!!”
“不,你不能去。”
“不要,我就要去!我就要去!那里打仗了,渚くん会死啊!”
“够了!怜,你现在哪里也不能去!给我在家待着!”

幸子甩开怜的手,猛地站起来转身走进了厨房,幸子也想去啊!也想去把那些无辜的孩子们都带来羽里,可是这根本做不到,一旦战争爆发,羽里就会立刻关闭边境任何人在没有羽里国防部总司令的批准不得进出。

“妈妈…”
“怜?”

怜显然被妈妈的语气给吓到了,战战兢兢地走到妈妈身边,小手拉了拉妈妈的裙边。幸子也明白自己刚才肯定把孩子吓到了,赶紧将怜抱起来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

“怜,我相信爸爸也尽了一切可能去避免战争,但是事情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现在不能回波留米也回不去,边境肯定已经被关闭,而我们…”
“我们会怎么样?”
“爸爸是波留米的外交官,如果之后没有被驱逐的话,我们家的门口可能会多一些人吧。”
“人?”
“嗯嗯,没事的怜,他们会保护我们的。我们以后去哪里,他们都会保护我们的。”
“那要好好谢谢他们哟。”
“嗯。怜,不要担心,我也相信渚くん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幸子实在是说不出口以后说不定会一直被监视、也实在说不出口自己也不确定那些孩子们会怎么样。如今能做的,只有祈祷上帝,保佑这些孩子们能平安活下来。

此时,远在岩鳶的孩子们站在海岸边,他们不明白为何傍晚的海波变得越来越凶猛,直到听见小镇广播里的播报后,他们彼此手牵着手,面向大海。在战争中出生的他们似乎被无形地预示着将来不平凡的一生。

“我决定了!我松岡凛,决定去华沙!长大后去当兵!”
“我也去,凛。”
“好!宗介,我们一起去。你们呢?”
“我也去,我想当医生。”
“既然ハル也去,那我也去!”
“那大家一起去!”

渚松开了握住真琴的手,握了握挂在胸前的企鹅挂件,抬起头像是下定决心一样说道:

“我会留在岩鳶,哪里也不去。”
“为什么?渚?”凛不解。
“哼,这里是乡下,说不定比首都更安全呢。”
“怎么可能,要是首都还有那些城市被炸了,你在这里吃的也没有、用的也没有,怎么活下去。”
“凛,算了,渚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宗介适时地阻止凛再继续说下去。

没过几天,遥、真琴、宗介、凛,还有他们的家人陆陆续续地都离开小镇。渚一个人站在二楼窗前,窗台上有一盆紫色的芝桜。

“怜ちゃん,我没有走,我哪里也没有去哦…”

------------------------------TBC---------------------------------------

【怜渚】Value 短篇 上

位于港区的警视厅总部,是每一位警察为之向往的地方。其中刑事部更是汇集了精英中的精英,他们不知疲倦般地奔波于各式各样的凶案现场、不放过任何一丝蛛丝马迹、不惧怕任何危险,这是一个充满了热血正义又融合了冷静严谨的部门。

可以说这份职业和工作性质非常适合竜ヶ崎怜。从名牌国立大学法学系毕业后先是进入都厅警察本部刑事课担任巡查职位,随后由上司推荐进入警视厅总部刑事部搜查一课继续巡查的职务。尽管职位名称没有变化,但毕业后仅仅两年就能升入被称为精英中的精英部门,三年后又被提拔为巡查部长,年度考核里无论是射击成绩、格斗能力还是体能测试,都能应付自如,这也让和怜同期的同事们羡慕不已。就在怜认为终于可以大显身手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一桩案件打得措手不及。

“为什么!!!为什么让我去做这工作?!!我们是搜查一课的刑事,不是生活安全课!”一大早,搜查一课的警部笹部吾郎皱着眉头用手按了按发胀的太阳穴,怜这家伙声音太大了,吵死了。“怜,你声音能轻一点吗?!这大清早的,头疼。”

“笹部さん,这事可以交给别人做啊!再怎么说我好歹也是部长了,我怎么可以放着案子不查,去做这件事?这不是浪费时间吗!还有!为什么要让他住我家?!!你可以为他申请24小时保护啊如果你不放心的话。”

哎哟,笹部觉得头更疼了,总务部的天月さん上班了吧,我得去问她要一副耳塞了。“我说怜啊,你冷静点好吗?让我说句话行吗!”

“是,请说。”看见笹部站起来后,怜选择先闭嘴。
“你说的我也都考虑过,但是这次案子比较特殊,已确定嫌疑人身份,但目前还没有找到嫌疑人所在的位置。你也知道前四个受害者相互并不认识也没有联系,唯一共同点就是都为男性而且都在某一个心理诊所接受过心理治疗。”
“是。”
“根据诊所护士所述,这四位受害者都在长期或者短期治疗时表露过有性向方面的顾虑和对自身价值的怀疑,不排除有些人患有轻度至中度甚至重度抑郁症。现在这起入室报案的报案人很有可能是嫌疑人下一个目标,他是在上个月也就是第一起案发之前最后一位到那个诊所接受治疗的人,入室案发当日他原本应该是在家,如果不是恰好因为打工的同事生病而被店长叫去替班的话,恐怕…”
“但这也不能让我天天24小时看着他啊!!要是这嫌疑人一天没抓到,我是不是就要一直跟着他?!”
“我说过,他们很有可能是那方面的人,我这次是想如果派你去的话,有可能正好可以把嫌疑人引出来,所以我希望他能住你家。”
“笹部さん,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又不喜欢男人!”
“哎呀,我又没说你喜欢男人,干嘛那么激动。再说了,喜欢男人又怎么样,你歧视啊?!这是不对的,我们也要尊重这样子的感情知道吗!”
“对不起…”
“好了,不要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他昨天录完口供后就睡在我们的休息室里了,他家那里被警察们封锁也不能住了,你等一下就带他回去拿点生活用品什么的,直接去你家吧。”
“什么?!今天就开始?!”
“怎么有意见?”
“好吧。”

上司的命令不得不服从,走在去往休息室的路上,怜无奈地摇了摇头。
==========TBC===========

预计分为上篇和下篇。

1 / 14

© Sakihana | Powered by LOFTER